【静夜自语】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

摘要: 超薄?还是至尊超薄?两个避孕套折腾一晚上……

09-11 14:38 首页 德国华商


往期经典 :七夕,你想和谁睡?



脑子发空,白冰这几天过得有些勉强。夏末温度依旧高涨,皮肤千万要涂防晒。自从那晚他走了以后,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,即使空气里还有些许他的味道。那天路过他工作的医院,白冰习惯性往右瞥,与以往回应的眼神不同,这次副驾驶空荡荡,没来得及回忆太多,绿灯就亮了,一脚油门踩下去,车子径直往前开。

他后来发过一条信息,就一个问号,多一个字没有。冰儿过了两天,回复了一串省略号,也赖得多敲一个字。

 

“就这么完了?”林若夕一遍切菜,一遍有一搭无一搭地问。

“不然呢?耗几年再怀了孕,就为一个中年已婚妇男?”白冰这会儿倒精神起来,没有丁点儿失去情人的颓丧。妆依然精致,衣服依旧漂亮,万一转角遇见谁谁,说不定跳奔下一主题,连空窗夜话都省了。

“要么说,男人是下半身动物,女人就好比衣服,任由他们随意支配,横冲直撞,结没结婚的我看都一样。”林若夕把菜放进炒锅里,油随之发出滋啦啦地响。

“换个话题,跟我说说,你和你那位怎么样?”

“他刚起来,算时差应该是早晨7点,估计忙着洗漱呢。”若夕翻炒着锅里的菜芯,都不用回头看墙上的钟,心算出远在另一个半球出差的“男朋友”的当地时间。

   “不担心?”

“有什么好担心的?男的就两种,一种是看见漂亮妹子就想要,和谁都不交心。另一种是认准了自己的,看谁都不上心。”

“你家的属于第二种?”

“他?有贼心没贼胆,乱来看我不弄死他。”

“哈哈哈”开放式的厨房连接着客厅,两个女人笑得前仰后合。菜也盛出了盘。

“什么时候要孩子?都结婚两年了,不急嘛?”

“再等等呗,反正他爸妈我爸妈都不管,两边工作都做好了。”

“干脆别戴套了。”

“嗯,上个月他回来,我们就没带。”若夕眨着一双大眼睛,狡黠地看着白冰,嘴里嚼着,吞进去那一下显得很刻意。

“哦?”

 

闺蜜小聚

 

    “可能原来天天在一起没意思,这半年一个月才见一次,突然变得很好。”

林若夕和老公,按她的说法,她的“男朋友”,八年前相识于大学校园,一个在艺术学院研究舞蹈理论,另一个在计算机学院编代码。他喜欢她凸凹有致活泼动人,她爱慕他沉默少言波澜不惊,不紧不慢地相处,从牵手到同居,中间也没什么惊涛骇浪的波折,终于在两年前结婚,双方父母出了钱,在一家很有名气的酒店,办了很像样的婚礼。两个人都人缘好,同学朋友差不多都到齐了,婚礼在一片祥和美好的气氛中,完美地持续了一个上午。乌央乌央地一大帮人吵着晚上接着喝,小两口也豪迈,“没问题,老地方!

“若夕,人这一辈子可就结一次婚!一起来呗?”舞蹈演员对自身作息,身材,饮食等方面有着职业性的要求,按时入睡,保证状态气色,控制饮食,保证紧致线条,和若夕男朋友要求有一个好鼠标,配眼镜要防辐射镜片一样,有着工作必要。若夕正考虑着要不要破例一次,李浩然赶忙打岔:“她最近忙着婚礼的事有些累了,咱们晚上聚,我陪大家喝痛快!”

 

婚礼

 

    “哎呦!真是受不了!”一个圈子的人,彼此太熟悉。李浩然宠林若夕是出了名的,在一起一百天,算个纪念日,每年大大小小的节,又是翻着花样逗若夕开心。

“他也没很多钱,但是很踏实。比起那些油光水滑,看着你两眼冒光的男的,木讷点也没什么不好。我有时候觉得他憨厚的傻样子挺可爱。”房子是贷款买的,两室一厅,差不多装修两个月,结婚照按若夕的意思,只洗出来一张最普通的,摆放在了卧室里的床头柜上。相框后面还有一只精致的小木盒,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安全套。红的绿的,超薄的,若夕和她“男朋友”还曾经为了想搞清超薄和至尊超薄的区别,特意一次买了两盒,折腾一晚上,糊里糊涂地,最后还是没搞清楚。

白冰听着,没说好,也没说不好。幸福好像跟有些事儿没什么关系,大学毕业,林若夕本来打算跟白冰一起应聘剧院舞蹈演员,每月薪水宽绰有余,打扮时髦,光鲜靓丽。但她最后只是找了一份大学老师的工作,这学期教两门选修课,芭蕾舞导论,中外舞蹈鉴赏。学生们都是各学院跑过来凑学分的,若夕倒也无所谓,就把讲台当做舞台,月收入,还抵不上白冰上礼拜去西班牙演出买的两条裙子。得了便宜的倒是李浩然那个木讷男人,自从娶了林若夕以后,每天拼命上班,好像终于把早看上的宝贝搬回家,打上了自己的烙印变成私有。

“团里要是赶上演出季,一走一个月,我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,总是不行的。他烧个饭锅会糊,嘴笨手也笨。”不管若夕说什么,李浩然都乐呵呵地点头。“好像从来没见过女人似的。冰,你看我现在胖的,估计张楠都举不动我了。”

张楠,舞蹈系200804班,男,身高185,浑身上下除了嘴唇都是肌肉,肩宽56厘米,上学时走在校园里常常引起骚动,是出了名校草。虽然表面看上去一切顺理成章,可一开始张楠险些没走成舞蹈这条路。

  


作者寄语

大家好,我是作者白冰。得知上篇“七夕,你想跟谁睡?”成功突破1千浏览量,非常高兴我的作品能够被大家接受喜欢,首先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与关注!私下里我其实是很无聊的宅女,喜欢没事看看电视剧,看得多了就对故事情节有些个人偏好和积累,想着表达出来与更多人分享。在这里,我需要隆重感谢华商报尊敬的主编修海涛先生,准许我的作品在这里与各位读者见面。作为新人作家,我会努力写好作品,一切用作品说话,同时希望大家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意见。

我写我的故事,可能是他的故事,也许是你的故事。静夜自语,不是花言巧语,也非流言蜚语,期待与你产生共鸣的哪怕只言片语,再次感谢大家支持。



欢迎投稿

德国时事、政治、生活


广告也精彩

刊登广告

联系我们吧!

长按二维码

联系我们吧!



微信号:hsb-1997

公众号:德国华商

长按二位码加关注



感谢您关注

德国《华商报》

公众号“德国华商”


“德国华商”是德国《华商报》的微信公众号,旨在传递德国主流社会和华人社会的各种资讯,解读德国官方对华人生活有重要意义的政策、法律,提供华商在德国创业和经营的广告信息,涵盖餐饮、贸易、房地产、旅游、移民、保险、交通、留学等各个行业,推动中德的友谊与经济交往。

《华商报》创刊于1997年初,是德国第一大华文报纸,华人在德经商的指南,生活的宝典。《华商报》是连接德国社会与华人社会、德国企业和中国企业的桥梁。

“德国华商”公众号目前有直接订户超过三万人,且每天在增加之中。凡在“德国华商”微信公众号刊发的广告和文章,通过本报主编的私人微信号再次转发到5000多个联系人的朋友圈中,通过反复转发,可以快速到达德国华人的手机微信里,并能扩散到全球。



首页 - 德国华商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