喊伯伯前头覅带黄,喊娘娘前头覅带唐

摘要: 由于谐音关系,各地方言中都有些忌讳的词,尤其不可拿来为小孩取名。就拿上海言话来讲,姓严的就不要名旺了,姓毕的也须远离珊字,谭宇、马彤、夏卓佩,看看都是好名字,就是无法开口叫上一声。同理,在上海,喊伯伯不要带着黄姓,喊娘娘不要带着唐姓。

09-02 15:45 首页 畸笔叟

 


由于谐音关系,各地方言中都有些忌讳的词,尤其不可拿来为小孩取名。

就拿上海言话来讲,姓严的就不要名旺了,姓毕的也须远离珊字,谭宇、马彤、夏卓佩,看看都是好名字,就是无法开口叫上一声。

 

同理,在上海,喊伯伯不要带着黄姓,喊娘娘不要带着唐姓。

因为“黄伯伯”、“唐娘娘”在上海言话里都不是什么好称谓。

 

上海人叫侬一声“黄伯伯”,是在骂你不会办事,牛皮吹得老大,实际责任一点也承担。

“托人托着个黄伯伯”,此之谓也。

 

骂骂人倒亦罢了,可为什么偏偏是姓黄的倒霉呢?

“黄”这个字很好啊,上有头下有脚,当中还有一只大肚皮,俨然帝王之相。而且凡帝王都穿金黄色衣服,住金黄色宫殿。更何况我们本来就都是黄帝的子孙。上海人的老祖宗春申君还姓黄名歇呢。黄浦江两岸的江景房也已经卖到十几万一平方呢。

当然也有反对意见。黄连么苦煞,黄昏么将黑,黄鱼车么蹩脚,黄泉路么去不得。连麻将牌不和也叫黄忒。

那么这个“黄伯伯”的“黄”到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呢?

好几种版本。

 

有的说,这个“黄”是黄巢的“黄”。清《日下旧闻考》中有记载:“今京师勾栏中诨语,谓绐人者为黄六,乃指黄巢弟兄六人,巢居第六而多诈,故目诈骗者为黄六也。”

生活中的“黄伯伯”假使收了别人的钱而没办成事,亦迹近“阿诈里”。此其一。

 

《新唐书》则这样记载:“唐制:凡民始生为黄。四岁为小。十六为中。二十一为丁。六十为老。”古代婴幼儿存活率低,故一至三岁为“黄”,此“黄”意指脆弱,亦即靠不住,至少暂时还不能靠他来传宗接代。所以要继续生。

生活中的“黄伯伯”也狠狠靠不住。此其二。

 

也有人说,何必如此引经据典。“黄伯伯”本是俗语一句,出处想来亦必俗之。说不定就是从“黄牛”而来,黄牛没有肩胛,做事体当然无从担肩胛。上海言话里“黄牛肩胛”几乎与“黄伯伯”同义,再说,黄牛的肚皮也很大。

因此,谁爱吹牛,做事又不牢靠,上海人便尊他一声“黄牛伯伯”,简称“黄伯伯”。此其三。

好像最后一个也蛮有道理。

 

伯伯不好姓黄,为什么娘娘也不能姓唐呢?

现在的上海言话里,“娘娘”就是姑姑,爷老头子的姐妹,无论婚否。不过据说老底子“娘娘”专指有夫之妇。

因此,有些外来的乞丐不知就里,看到年轻女子也一边作揖一边口呼:“这位娘娘行行好。”乃末闯穷祸。那女子必然怒睁俏目,大声呵斥:

“侬两只贼眼乌珠张张大,看看清爽了再叫!”

其实,眼乌珠张得再大,结婚没结婚还是看不清爽的。


当然,也有人讲,从读音上,其实有区别的。这一点,交关上海人自家也弄弗清爽,外来人更加懵哩懵懂,所以开口就错。

 

看来,上海滩上,不但“唐娘娘”不好瞎叫,连叫“娘娘”也要当心。“娘娘”还要“唐”,穷祸就闯得更加结棍。

唐堂同音。

据说在北方,妇女是可以被称为“堂客”的。旧时平津戏园里,还有“堂客登楼”的牌子大鸣大放地挂着。江西人湖南人好像也称妇女为堂客,有的地方甚至称自己老婆为堂客。

而上海言话里的“堂”是堂子的“堂”,窑堂的“堂”,“堂客”与妓女无异,那就推扳不起了。旧时沪上报刊文章中写到“堂客”,连量词也变,不叫一位、一个而叫一只。如“一只堂客,骚形怪状”。

“堂”还要“娘娘”,更说明此窑姐早已不是“小先生”,而是“尖先生”,不可以漫天要价了。

 


首页 - 畸笔叟 的更多文章: